现在的位置: www.y96.com > www.y96.com
巴恐袭频发威胁“中巴经济走廊”
2017-11-21 12:00:05 www.y96.com ⁄ 共56481字

巴恐袭频发威胁“中巴经济走廊”

这里正在举办的是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

巴恐袭频发威胁“中巴经济走廊”

特约撰稿王世达发自北京1月20日,位于巴基斯坦西北部贾尔瑟达地区的帕夏汗大学遭严重恐怖袭击。数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翻墙入院,扫射无辜师生,导致至少21人死亡、几十人受伤。

事后,巴基斯坦塔利班发言人宣布与此事无关,但该组织一个分支的头目乌玛尔·曼苏尔则发表声明,认领此次袭击。  恐袭凸显巴基斯坦反恐战争远未尘埃落定。1月21日,巴基斯坦主流英文媒体《黎明报》撰文指出,虽然中央政府表示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已有明显好转,但2016年以来仅仅20天的时间里,巴基斯坦就遭受多起恐怖袭击,已造成数十人死亡,安全形势急转直下。

  为何巴基斯坦近期频频发生恐怖袭击?巴基斯坦国内恐怖主义势力是否卷土重来?对中国和巴基斯坦致力于建设的“中巴经济走廊”可能会带来哪些影响?巴安全形势虽有好转但仍存恶化可能  总体来看,近些年来,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改善明显。

2014年6月以来,巴基斯坦军队在北瓦济里斯坦展开“利剑行动”,武装清剿藏匿在此地的巴基斯坦塔利班、“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极端组织。巴军空中打击和地面推进并举,稳扎稳打,整体推进,取得了较好的战果。

巴基斯坦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拉沙德表示,巴军已经清空北瓦济里斯坦80%以上的部落区,摧毁了极端组织在当地的藏匿点和军火库,几乎消灭了所有“东伊运”分子。

此外,巴军还将军事行动延伸到开伯尔部落区。

巴基斯坦准军事部队也在卡拉奇等地继续实施城市反恐行动。

  2014年12月白沙瓦军人子弟学校遇袭之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召开“全体政党大会”,通过了“国家行动计划”,以强化恐怖主义的打击。

该计划包括对恐怖分子恢复死刑、将恐怖主义案件和涉恐嫌犯交由军事法庭、切断恐怖资金链等措施。

  在巴基斯坦军政当局的共同努力下,巴安全形势整体好转。

统计显示,2015年,巴基斯坦共发生625起恐怖袭击,同比下降48%。

袭击导致1069人死亡,同比下降38%,另有1443人受伤,同比下降54%。

  然而,巴基斯坦安全形势仍存在恶化可能。

一方面,暴恐势力可能回流。

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等部落区与阿富汗东部接壤,两国之间边界在很多地方形同虚设,当地部落居民完全可以自由穿越边界。

2014年6月以来,为了躲避巴军打击,藏匿在北瓦济里斯坦的很多暴恐分子逃入阿富汗东部地区。

一旦巴军反恐行动告一段落,大部分军队撤出部落区,那么外逃暴恐分子完全可能返回巴基斯坦继续施暴。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近年来暴恐事件频发存在深刻的历史和社会根源,若想实现安全形势的彻底好转,关键是要“治本”。

2014年12月16日,巴基斯坦军人子弟学校遇袭,上百名无辜学生死于非命。

这极大地震撼了巴基斯坦社会,各界在反恐问题上形成空前共识,对于宗教激进势力的认知逐步发生变化。

然而,这一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必将经历相对较长的时间,直至彻底铲除激进势力的社会根源。

  此外,“伊斯兰国”组织已经成立“呼罗珊分支”,将巴基斯坦作为重点渗透目标,加紧与当地极端组织勾连,给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增添新的不确定因素。

正如《黎明报》报道称,2016年的“悲惨开年”再次提醒巴基斯坦政府,认为安全形势已经彻底实现好转的想法是不负责任的。

“经济走廊”西线安全形势较严峻  巴基斯坦安全形势走向势必影响“中巴经济走廊”。

目前,巴基斯坦国内对于“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尚存分歧。

巴基斯坦中央政府倾向于“东线”。

该线以瓜德尔港为起点,经莫克兰海岸公路进入信德省,途经旁遮普省全境以及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的哈扎拉人聚居区、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穆扎法拉巴德,进而通过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到达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

  “东线”沿线安全形势较好,沿途安全挑战主要位于俾路支斯坦省的瓜德尔区、莫克兰沿海地带等。

但位于巴基斯坦西部的俾路支斯坦省和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政府认为,“东线”主要惠及旁遮普和信德等东部省份,忽视了西部省份,因此要求优先推动“西线”。

该线从瓜德尔港出发,经过俾路支斯坦省的南部和东部进入旁遮普省和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随后经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通过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到达红其拉甫。

  为了凝聚国内共识,谢里夫于2015年5月召开“全体政党大会”,就优先修建“西线”项目达成共识。

不过,“西线”将经过安全形势相对严峻的俾路支斯坦省和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诸多地区,因此将面临更大的安全挑战。

  在俾路支斯坦省,俾路支分离主义势力对“中巴经济走廊”构成潜在威胁。

俾路支斯坦省历来存在分离主义势力,除了和平表达政治诉求的政党之外,还包括“俾路支斯坦解放阵线”、“俾路支共和军”、“俾路支军”和“俾路支解放军”等武装组织,历史上多次袭击位于该省的政府和外资项目和人员。

  不仅如此,俾路支斯坦省北部和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系巴基斯坦主要的普什图人聚居区,毗邻高度自治、地形复杂、外人难进的联邦直辖部落区,该国头号恐怖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在此势力强大。

有分析指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极端组织可能彼此勾结,对中国在该地区的项目和人员产生威胁。

  此外,阿富汗及巴基斯坦西北部落区暴恐势力还存在“外溢”可能。

巴基斯坦军队在北瓦济里斯坦等部落区的军事行动摧毁了巴基斯坦塔利班大量据点和后勤网络,迫使其向部落区之外逃窜。

再加上阿富汗安全形势迅速恶化,阿富汗塔利班在全境攻城略地,“伊斯兰国”也加强渗透,并已经在阿富汗东部与巴基斯坦接壤地区建立活动基地,不排除进一步向巴基斯坦境内渗透的可能。

如上文所述,阿巴边界在很多地方实际上处于不设防状态,这为各类极端势力穿梭往来提供了活动空间,有可能从侧翼对“中巴经济走廊”构成持续威胁。

警惕域内外某些势力背后捣乱  观察周边及域外,不愿意看到中国借助“中巴经济走廊”提振巴基斯坦经济、充实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内涵的势力不在少数。

  印度始终忌惮中巴关系的深入发展,倾向于从安全视角看待“中巴经济走廊”,担心中国将瓜德尔港建设成为在印度洋腹地的军事基地。

印度还认为,“中巴经济走廊”途径印巴存在争议的巴控克什米尔地区,要求中方充分考虑印度对此关切。

  美国“霸主情结”未变,“重返亚太”未停。

在“中巴经济走廊”议题上,尽管美国有一些官员和学者提议以此为抓手,将美国“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对接,联手推动中亚、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但也有一些势力仍在发挥消极作用,例如夸大“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生态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等。

  尽管历史已经不断提醒人们,利用各类宗教极端势力实现地缘政治目的无异于“与虎谋皮”,各种试图“祸水东引”的想法和做法最终都会“算计来算计去,最后算计自己”,但总有些势力老想着“花小钱办大事”,幻想着利用巴基斯坦或者地区内部一些极端势力搞乱“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放眼当下,“中巴经济走廊”作为在新时期强化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核心抓手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无论是巴基斯坦举国上下、朝野内外,还是中国政府和民众,对这条走廊都寄托了太多的期望。

  “既爱之深,必责之切”,在这一问题上,宁可现在把安全威胁想得严重一些,进而对走廊的期望稍微降低一点,也不要在走廊真的面临恐怖袭击时惊慌失措和垂头丧气。

我们既要相信“前途必然是光明的”,但也必须认识到“道路难免是曲折的”。

(责任编辑:佚名 )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随机推荐

返回首页

www.y96.com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7 www.y96.com_www.hg3780.com_www.pj0708.com_www.vn5815.com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